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千世情劫番外:天蓬……那近乎變態的癡情








































第一次經歷情劫,人生過不到五分鐘,他便墜地而亡,第一世,他過得很隨便……

有人說,生命就像璀璨的花火,很短暫,很快便稍縱即逝,他第一世的生命很肯定是不璀璨啦,稍縱即逝他倒是很有切身之感。

也有人講,初戀叫人難以忘懷,對他來說,不止難忘這麼簡單,簡直刻骨銘心,無法磨滅,即使轉世時灌了多少孟婆湯,那份感覺並不會隨著記憶的消逝而散去,初戀的感覺已經深植在他的靈魂深處,即使軀殼一換再換,那靈魂的本質卻未曾變過。

許多人的經驗共同纍計下來,初戀,多數是沒有結果的,是啊,他也是這樣……

也和大多數人一樣,尤其他都已經轉世為人了,初戀也注定是沒有結果的了。那他是應該要拾起一地破碎的心,去給另一個願意回應自己的女子。

反正他在經歷情劫嘛。

癡情書生,癡情狀元,癡情乞丐,癡情將軍,癡情小叔,反正只要是人,有身份,他一輩子的人生都很輕易的被貼上『癡情』的代號。然後一生就以癡情為主要目標而活就是了。

情根深種啊,明明和多少女子經歷過多少刻骨銘心,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可是在他的靈魂深處,他最愛的始終是那名叫做『嫦娥』的女子……

也許日久生情的感情會比較踏實,但是一見鍾情這種悸動不是隨處都找得到的,雖然表面跡象看來,他是到處對人一見鍾情,可是……他對嫦娥的那份悸動,就是不一樣。

站在地府裏的閻羅大殿,聽著閻羅王不厭其煩的敍述:「本為天蓬元帥,因為私戀嫦娥,所以被玉帝貶落凡間,歷千世情劫之苦。」

然後文判官接續道:「下一世第一千世,做黑幫混混,然後痛改前非努力向上,成為某集團財務總監,再後來更是做了某雜誌社社長,喜歡上女同事,所以……」

聽不下去的天蓬,煩躁的揮揮手,隨兩個鬼差往輪回道準備投胎。

習慣性的拎起湯碗,將清澈透明的忘魂湯一咕嚕的喝下,踏上那條連閉著眼睛都會走的路,毫不猶豫的,墜入了人道。


被雞蛋砸中,其實還真得挺痛,沒想到雞蛋這玩意還真能砸到人流血。

他發著呆,腦袋想著這件很扯但真實發生的事情。

突然,醫生的話將他從呆愣中拉回現實。

「余先生,你的檢查報告出來了,腦部一切正常,隨時可以出院。」

「啊,謝謝,我想先等我朋友過來。」余家昇笑了一下道。

在醫生正要離開的時候,一張美麗的臉孔在醫生轉身的那霎那,映入了他的眼簾。

她嘹亮的嗓音對他說了第一句話:「家昇,你沒事吧?我們看到了報紙的新聞便馬上來看你了。」

她很輕易地,就令他對她留下了印象。

也勾起了他那份淡淡的悸動,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冷靜的判斷,他看見閆汝大專業的攝影配備,很輕易地便聯想到。「你們是誰?是記者?」

「你們想採訪?我不接受訪問的。」先斷然提出拒絕,免得後患無窮,是那時他的想法。

「看看一個雞蛋真可以扔得人失憶,你的好朋友閆汝大呀,你真的不認得他?他不認得你呀。」殷賞說著將閆汝大推了過去。

閆汝大親切地道:「家昇,是我,閆汝大,認不認得我?我們是釣友,常常約一塊釣魚的。」

這時,殷賞插嘴道:「是呀!每次釣完魚我就煮海鮮給你們吃的,我的辣酒煮花螺你常常讚不絕口的,你記不記得呀?」

當時他真的很想笑,看見閆汝大當下不小心出賣她的表情,及就記憶中,這是他倆首次見面,殷賞的話,無稽到可愛得讓他很想笑,可是他在失憶嘛,所以他忍住了。

「醫生,家昇他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殷賞很契而不捨的追問醫生。

當然面對失憶的病狀,醫生很千篇一律的回答道:「和他談一些以前的事情,對他的記憶恢復有幫助的。」

她炯亮的眼神看著閆汝大道:「多和他談一些以前的事情。」

好,他談。「我們……以前常常一起釣魚?」

見醫生離去,殷賞迫不及待的跟上,其背後的心機自然是想探聽多一些關於他的事情,不着痕跡的瞄了一眼她離去的身影,殷賞的特別叫余家昇留下了印象。

更是在日後,叫他不可自拔的,輕易地愛上,這份後患儘管無窮,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承受。

4 則留言:

提到...

我喜歡這個呢XD
社長的內心總是那麼吸引,哈哈

Sleeping Witch 提到...

哈哈,很好笑呀.
還是比較喜歡多談到社長
天蓬嘛...其實我不那麼有親切感~

Watery 提到...

我相當喜歡這篇~
特別是描寫的那一段
好喜歡那種感覺

chx710 提到...

很棒啊!挺有趣的番外~
把千世情劫跟雞蛋失憶事件連起來
天蓬的癡情...跟社長那份真摯情感真的很令人感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