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5日 星期六

賞昇對白節錄 192、195集

實在很抱歉,因為最近挺忙,看畢打也不是很定時~.~,因此這麼遲才打對白。
另外說一下,雖然193集賞昇有對話,但是我覺得這些對話都只是平平無奇,較
informative了一點,因此就不打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 復仇記


(2:15)

賞:「這就對了,我最近大腦閉塞,的確需要別人幫我開一下腦袋」

昇:「看來我來得正合時宜」

眾:「社長

賞:「社長,聽說你會有貢獻」

昇:「我這貢獻起碼值一本Mocha

兒:「我去買」

賞:「Joyce,別先幫著你哥,先看看是什麼好主意,說來聽聽」

昇:「介紹剛出爐的企業家獎得主榮華富讓你們做訪問」

賞:「()一杯夠不夠?買()兩杯吧。你認識榮華富?」

昇:「認識了不夠24小時,昨晚在酒會認識的,原來他這人挺健談的」


(3:05)

賞:「社長,下期的封面全靠你了」

昇:「包在我身上」


(7:14)

昇:「昨晚吃完飯後,先生幾乎就要上飛機了,所以你託我問他關於當議員的事,我開不了口」

賞:「你不是專業記者,交白卷情有可原」

昇:「謝謝你」


(9:08)

賞:「社長,你剛剛答應Tina抽起報導時,好像沒有經我的同意」

昇:「你們女人不是不表態就等於表態嗎」

賞:「你以為自己很了解女人嗎」

昇:「我以為自己有點了解你而已。真無法想像榮華富竟然幹出那種事」

賞:「你們男人

昇:「老總,『你們男人』這話很有問題,別把我跟那些人相提並論。坦白說(不過講真丫),是我安排Tina和他見面的,我真的有點內疚」

賞:「與你何干(關你咩事姐)?」


(9:59)

昇:「胡亂造謠」

軍:「為什麼他要胡亂造謠?」

賞:「賊喊抓賊」

兒:「就是原告和被告的身分對調,受害者是Tina

高:「但以榮華富的身分,他犯不著幹得那麼卑鄙吧」

和:「可不是,就算他真的一時衝動幹了,也不會反過來公告天下這麼大膽吧」

昇:「或許他想先發制人,在Tina把他的惡行曝光之前,先污衊Tina

賞:「沒錯,混淆視聽」

兒:「你們兩位一唱一和的

眾:「一定知道什麼快說

賞、昇:「什麼都不知道」(國語)

眾:「不知道?社長、老總,你們


(13:03)

昇:「老總」

賞:「你好(),我想喝杯Latte

昇:「你約我出來,不是只想要我請你喝咖啡吧」

賞:「你看完這東西,我肯定你覺得這杯Latte物超所值。這榮華富在外國牽涉一宗逃稅官司,目前被美國政府調查中」

昇:「你去調查他?」

賞:「我儘管一試而已,一,當是幫朋友,二,揭發這壞蛋的真面目」

昇:「朋友?你何時把我升級了」

賞:「我有說朋友嗎,我明明說同事而已」


(14:41)

昇:「他在美國逃稅還沒上法庭」

賞:「我打算待他一被判罪,就馬上把新聞大寫特寫」

昇:「那也是一年半載後的事」

賞:「要不現在就先傳揚出去,至少馬上可以替你出口氣」

昇:「算了,別為了幫我出口氣,而破壞你的原則」

賞:「我對付這些敗類的原則可寬鬆多了」

昇:「風水師傅?老總,你有沒有發覺他臉上有一縷黑氣」

賞:「那是什麼意思?」

昇:「就是說你什麼都不用做,我有預感,不出一星期,他自然會走楣運」

賞:「你會看相嗎」

昇:「不相信我?賭一杯Latte吧」

賞:「好,我也想你贏」


(17:35)

器:「我真想知道,他到底是被人捉弄還是真的是傻子」

賞:「社長你會不會知道真相」

昇:「我不知道」

Tina:「我想Ryan應該知道」

名:「我身為金波的一份子,看到Tina被人抹黑,循正當法律途徑又不能伸張正義,我認為有時候能適當地運用一些巧妙的方法來達到目的,應該可以原諒吧」

Ben:「原來真是你,我就該想到,除了你之外,還有誰會想到這好主意,好兄弟」

賞:「真的是你嗎?Ryan,那你怎麼讓榮華富去裸奔的」

名:「有些事情我想在律師和顧客之間應該要保密」

器:「Ryan,幹得好,很不錯」

賞:「那為什麼你不讓我們《潮》做獨家,反而通知其他傳媒再由他們通知我們,

我們差點錯過了」

名:「因為榮華富和Tina有恩怨,如果全港的周刊都刊登這段新聞,外面的人就不會懷疑我們公報私仇」

Tina:「不論怎麼樣,謝謝你」


賞:「何時有空去喝我輸給你的Latte

昇:「算了吧,我上次的預言是碰巧而已」

賞:「你懂預言,我也有直覺,直覺告訴我,整個裸奔事件完全與Ryan無關,是你策劃的,對嗎?」

昇:「凡是旁門左道的事情,你都喜歡算在我頭上」

賞:「『一件污,兩件穢』,也不差這件,不是說過做拍檔要坦白嗎」

昇:「我承不承認,你也算在我頭上了,對吧」

賞:「對(係架),那你是怎樣令那賤男裸奔的」

昇:「那天你給我的資料上有張照片,是榮華富和一位穿中山裝的相士一起拍的,這麼巧,我以前曾經幫過那相士,我就找他套套資料,果然不出我所料,原來榮華富真是他的熟客,經常找他算命、看相」

賞:「那又怎樣」

昇:「我猜榮華富惹了逃稅這大官司,一定會請教相士看看如何逃避這一劫」

賞:「接著你就利用你的淫威令那相士騙榮華富去裸奔?」

昇:「相士的說法,這叫做『化煞』,聽說可以避過那官司」

賞:「如果榮華富不是心裡有鬼怕坐牢,怎麼會這麼丟臉,用槍指著他,他也不會做的」

昇:「()我事先聲明,我以前幫過那位相士,這回他只是投桃報李,我沒用什麼淫威去逼他就範」

賞:「為什麼剛才Ryan乘機(執死雞)領功你也不作聲()

昇:「Tina這事多少因我而起,我也希望為Tina做點事,懲戒一下那男人而已,至於戲弄人去裸奔這種事,我認為不值得炫耀,是周政名那麼低劣的人才會搶著承認」

賞:「其實在今天之前,我覺得Ryan挺帥的(幾型架)

(昇:「哦?」)

賞:「什麼?」

昇:「沒什麼(),但你以後千萬不要用同一個字來稱讚我,好嗎(ok)


192 誓不低頭


(3:47)

昇:「Tina很認真,老總,你今次真是失策」

賞:「這個消息是我一個絕對信任得過的老同學給我的,既然我相信這件事是真的,我為什麼不能寫?」

昇:「你這件所謂的事實,全都是你這個所謂信得過的老同學憑一些間接證據推測出來」

賞:「阿偉從事財經二十幾年,他的眼線很多,消息很準確,他是專家,專家」


(5:10)

賞:「放心,社長,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與你無關,你出外公幹,藍紙你授權給我簽名,Tina要教訓的是我,我不會拖你下水」

昇:「你覺得我是怕你連累我嗎?」

賞:「換了任何一個人,我都會毫不猶豫去揭發他,為什麼因為是Tina,我反而要這麼避諱呢?」

昇:「這件事是我去台灣第二天你的老同學告訴你的,不到兩天時間,你就決定用來做封面,我很相信如果換了另一個人,你一定會小心求證又或者會等下一期才考慮做封面,正因為主人翁是Tina,你就掉以輕心」


(13:22)

賞:「你是大少爺,誰敢支使你,大哥」

昇:「大家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13:52)

大:「你們倆不讓我做,我沒事做」

賞:「社長,你

昇:「各位同事,其實大哥是我們雜誌社的攝影師」

賞:「是」

昇:「所以大家出差的時候,只要大哥手頭上沒事做,你們也應該叫大哥出去」

賞:「應該」

昇:「這樣確保拍出來的照片有專業水準」

眾:「是」

賞:「我們該去十樓開會了」

昇:「對了,你們替大哥安排一下工作上的事」

1 則留言:

Coco 提到...

哈,將「喂」寫做「你好」(195集),超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