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轉載] 第一回 改變 (連載 by funnyyeah)

由 funnyyeah於2009-06-21發佈
-------------------------------------------------------------------------------------------------
「Paula,你那篇拾荒孩童的稿件寫好了沒有?」
「差少許,多給我十分鐘。」
「Gary,你的潮人潮物……」
「剛寫好了,在這兒。」
「Joyce……」
「我的吸油紙大比拼寫好了,已經放在你桌面,和阿軍電郵過來的稿件放在一起了。」
「Ok。」殷賞滿意地點點頭。

今日又是一星期中最忙碌的一日, 回想當初每份稿件都要自己詳加修改至最後一刻,到今日,可以放心只在最後稍作修改,而且在限期前竟然還可以有時間慢慢呷杯咖啡,看着面前幾個由自己一手提攜的年輕人在一點點的進步,殷賞自覺自己這個「潮」的家長當得還不錯,嘴角不期然掛起了一抺微笑,目光有意無意間飄到「潮」另一位家長的房門口,看着內裏的烏燈黑火,殷賞不禁一陣納悶。

上一次見到余家昇是甚麼時候呢?細細一想,整個星期的「潮」會議中,余家昇都「剛巧」要外出見客了,甚或十樓的會議,余家昇都「剛巧」要幫忙老闆辦事 去了,更巧合的是,當她提出這個疑問後,發現在整個金波之中,似乎只有她一個人一整個星期都跟余家昇碰不上面。直覺告訴她,這余家昇在避她,但,是為了甚麼呢?啊,想起來了,似乎是6月10日之後就再都沒有見過他了,他那天不是跟大哥阿仁去釣魚了嗎?難道Linda又對他說了些甚麼……

「大家好。」好姐的出現打斷了殷賞的思緒,將目光抽回現實,一怔,揉了揉眼,確定自己見到的不是幻覺後,禁不住驚喜地叫:「社長!」但她的聲音隨即被潮人的驚呼聲蓋過了。
「姨媽!你怎麼了,怎麼走路一拐一拐的?甚麼時候受傷的?怎樣弄傷的?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了?」樂兒連珠炮發,雙手不住在好姐頭上臂上左按按右按按的,一臉焦急。
「傻女,姨媽只是腳踝扭到一點點,沒有事的,不用緊張。」好姐笑了笑,拍拍旁邊的家昇。「家昇,先將湯水分給大家喝吧。」

金堯堅接過家昇遞過去的湯壺,一臉不好意思地說:「好姐,你腳傷了都還記掛着我們的湯水。」
「好姐你放心,我們一定幫你將全部湯水喝光食盡,不會浪費你的心血。」包公奪過堯堅手中的湯壺轉身就走,說:「堅姐,我們過去茶水間將它們分一分吧。」
「包公,我今日在外邊跑了一整日累得很,你就分我大碗一點的吧。」
「你都習慣了吧。」Gary一手拉開Marco,「包公,我今日為了趕稿連午餐都只是吃了幾塊餅乾,你就多分一點給我吧。」
包公一手將湯壺放在桌上,面向跟在自己後面的兩個兄弟,指了指旁邊的堅姐:「你們求堅姐才有用啊。」
「堅姐……」
「你們不用說了,」堅姐用手勢阻止二人繼續說下去。「我是公平公正的。」

余家昇的目光掃過站在附近,雙目發出喜悅神色的殷賞。在目光相接的一刻,殷賞呆了。

這是一個冷漠的眼神。
殷賞從來沒有見過余家昇對自己有過這種眼神。

殷賞想起了余家昇特地買來送她的項鏈,想起了余家昇為了開解自己不惜謊稱自己患上男人最痛,想起了余家昇因為擔心自己而在深夜的街上等了自己多個小時。曾經,他們之間的距離是那麼的近,然而,余家昇今日的這個眼神卻實實在在地將殷賞從余家昇身邊拉開。

她不明白。為甚麼?他們不是好拍檔嗎?為甚麼他忽然間單方面將他們的關係重新定位?手一鬆,咖啡潑了一地,杯子摔個粉碎。

杯子破裂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正要交上稿件的寶拉立即衝了過去,將殷賞拉開。在茶水間聊天的潮人們亦紛紛奔了出來,建成一堵高高的圍牆,圍着殷賞七嘴八舌的。在擺動着的圍牆的空隙間,她終於又再捕捉到了他的身影。 她在等待着。

杯子破裂的聲音勾起了她內心深處的記憶。在澳門的那個洗手間中,她在酒醉的情況下不小心打破了一隻杯子,而他卻在下一刻亳無先兆地衝了進來,緊張地奪過她手上的破杯子,甚至說怕她會昏死在浴中而堅持坐在門外守候着。

她定定地望着他,靜靜地等待着。
但失望地,他的目光只放在他的姨媽身上。

「賞賞,你的腳背流血了!」隨着包公的驚呼,殷賞隱約見到余家昇的目光稍稍向自己的方向掃過來。一個念頭在殷賞腦中閃過。
「哎呀……痛死了……哎呀……」殷賞大聲地叫喊着。
「師妹!你怎樣了?」
出現在殷賞眼前的是汝大。殷賞一驚,想自己這等將如此輕微的傷勢無限量放大以引人注意的幼稚行為必會招來汝大的一頓責罵。 出乎意料地,汝大細心檢查過後,只輕輕舒了口氣,繼而小心地為她包紮。「師妹,今次幸好只是割傷了少許,下次要小心點。」

看着面前的汝大,她得承認,汝大這多年來的確改變了不少,他們之間的天秤亦不再是傾斜向某一邊,只是她對他,已經不是當年的感覺了。
「謝謝大哥。」迎上汝大的目光,殷賞微微一笑,站起來。四周的潮人早在大哥到來時就作鳥獸散了。環視一圈,再由右至左,左至右掃視了兩遍。

不見了。
他又不見了!

「老總,你要找誰?」捧着一堆文件走過的堅姐問。
「阿堅,社長呢?」
「社長剛剛揹了好姐出去,好像是說要帶她看醫生,老總你有事找社長?」
「啊……不是甚麼要緊的事,待他回來我再跟他說好了。」殷賞急急澄清,尷尬地笑了笑,又偷偷瞄了瞄汝大。
「但社長剛剛請了假說今日不會再回來……」
「甚麼?」殷賞不禁叫了出來,她的反應令旁邊的汝大疑惑地盯住她。
殷賞感覺到旁邊的目光,硬生生將就到衝口而出的說話吞回肚子裏,佯怒道:「這個社長到底怎麼搞的?一整個星期潮會議都不出席,連影都不見了,雜誌的事都不管了嗎?阿堅,他走前有說甚麼嗎?」
「有啊,社長說如果老總要找他,就讓我跟你說凡事相信自己,潮的一切內政交由你負責。」
潮的一切內政交由我負責?殷賞心底升起一陣莫名的不安。不知怎樣,她覺得余家昇這番話好像是……好像是他以後再都不會回來似的。

「老總?」汝大拍了拍殷賞,「其實我今次下來是有些事想要潮幫忙的,你方便現在聊一聊嗎?」
「啊!到我房裏去聊吧。」殷賞稍稍回過神,正要轉身間,卻瞥見樂兒拿着一件西裝褸出去,轉念間又有了主意。
「Joyce!」
「 老總 ?是不是我的稿子出問題了?」樂兒急地停住腳步,怯怯地問了句,心中暗罵自己總是出錯。
「都不是甚麼大問題,只是有少許錯字,你修改一下再交給我。」
「啊……」樂兒舒了口氣。「好的,我先將這西裝褸拿給我哥後再回來修改。」正要轉身,只聽得殷賞又說:「這份稿很趕的,我幫你將褸拿給社長吧,他在哪兒?」
「好的,哥在停車場,麻煩你了老總。」
殷賞微笑接過西裝褸,轉頭對汝大說:「你先進去坐一會,我去去就回。」然後飛也似的跑出去了。

「余家昇!」殷賞遠遠就見到那個雙手撓放胸前的身影站在一輛私家車旁邊。
那個身影沒有即時轉身,殷賞以為他聽不到,又多叫了幾聲,他這才緩緩轉過身來。
「老總。」
又是那個冷漠的神情。殷賞的腳步不禁緩了一緩。
余家昇走上前去,在殷賞手中拿過了西裝褸,冷冷的一聲謝謝,轉身離去。
「社長!」
余家昇頭都不回,只道:「 潮的一切交由你……」
「我不是想說這事。」
余家昇停住腳步。面對殷賞的靜默,他選擇等着。
「記得我欠你一頓飯嗎?你今晚有空嗎?」
------------------------------------------------------------------------------------------------
下一回: 離開

1 則留言:

嘟子 提到...

莫論冷眼對待是真的有事發生了
還是只是另一隻高蕉高蕉高高蕉
可以令到賞賞情緒如此波動繼而採取主動
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funnyyeah寫得棒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