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七拾一種愛》之三 ~ 決定

第一回:
第二回: 眼鏡的啟示
====================================================================
「阿賞,阿昇,坐吧。」閆器滿臉春風道。
余家昇發現閆器的新眼鏡,笑著稱讚他「型仔」。

這陣子《潮》社長及老總頻頻上十樓「面聖」,為的是Linda和著名花旦燕雙飛合作的粵劇慈善表演。閆器對粵曲的濃厚興趣及對曲藝社事務的投入,他倆早已見怪不怪。但余家昇和殷賞都明暸,閆器之意不在曲……

閆器對Linda的追求攻勢漸趨積極。又送禮物又共進晚餐,更為她安排表演機會和與粵劇界前輩合作。殷賞瞥見身邊的余家昇貌似毫無異樣,但估計閆器的舉動應該令余家昇心中泛起不少漣漪吧……

怎麼又在想些與自己無干的事啊?

閆器的聲音響起:「好了,宣傳稿方面就拜託你倆了。另外,阿昇,我想跟你談談曾氏實業的事。」
殷賞見沒有自己的事,請示閆器後就離開了房間。

回到七樓《潮》雜誌社,即見到眾人圍著好姐。好姐素來是老火湯的象徵,今次的青紅蘿蔔豬腱湯,又叫《潮》人大飽口福了。

殷賞拍拍手,以吸引編採部同事的注意:「閆生的粵劇團將會和花旦燕雙飛有場粵劇慈善表演,需要宣傳稿配合。你們手頭上有什麼工作?」

潮流小王子先開腔:「我要負責新加盟Channel的名設計師David Silver的專訪,亦正在跟進老牌歌手關麗珊密謀復出的消息。」

「我被旺角鏹水狂徒的新聞搞得頭昏腦漲,還有今期潮之選的冰淇淋大比拼。」編採部年資最淺的Joyce說。

「我暫時只有模特兒Angel Lady的人物專訪在手,但粵劇我真的不在行……」Paula身為「鬼妹仔」,有此反應實在是意料中事。

龍珠只好把目光投向她的養子,鄧勵軍也沒有推辭的意思。
「那……阿軍,你負責吧!」

總算處理好一件事,是時候喝碗青紅蘿蔔豬腱湯作獎勵了。好姐恭敬地遞上愛心老火湯給殷賞,雖然好姐對殷賞一向關懷備至,但此刻好姐看像有事相求……

「賞賞,你剛才是不是說燕雙飛會粉墨登場?」
「嗯。我記得這個燕雙飛是你以前的好友。」
「對啊,而且她很久沒有唱曲。如果可以去看她的演出,順便敍舊的話,那就好了。」

殷賞聽到這惡耗,隨即被湯嗆到。燕雙飛和Linda同台演出的啊。如果好姐去看這場表演的話,就會碰到Linda!余家昇知道後定會抓狂的……

「唉呀,你沒事吧?」好姐仍是一貫慢條斯理地問道。
「咳咳……還好還好……」

調整呼吸後,殷賞盡量推搪:「你想看嗎?不過這場是特別場,門票不作公開發售。而且呢,這場表演閆生負責的,我作不了主。」

好姐嘆氣,道:「那好吧。或者我遲些求求閆生,看他肯不肯賣門票給我……」
「呃,好姐……不如我現在致電給他問吧!」

根據自己的第六感,如果好姐親自問閆器的話,閆器一定會忙不迭答應。雖然好姐真的很渴望欣賞燕雙飛的表演,可是為了令她侄兒好過,也只好「使少少橫手」。

殷賞撥了另一個電話……
-─────────────────────────────────
十樓閆器的房間。

「不好意思,閆生。我先聽一聽電話。」
看到來電者是殷賞,余家昇突然打醒十二分精神。

「喂?老總?」余家昇不自覺地用了比較溫柔的語調答話。
「喂,閆生呀?」
「下?!」
「好姐說想要粵劇慈善表演的門票……」
「慢著,你是想找閆生對吧?」
「喔,安排不到。明白了……哦,不要這樣說,不要緊!再見。」

掛了線。
剩下一臉茫然的余家昇及不明所以的閆器。

「阿昇,你說阿賞找我?」
「呃……她有提及你的名字,但最後又無故掛了線。」
「即是怎樣了?」
「可能……是她知道自己打錯了,我想這陣子工作太忙,忙中自然有錯。不如我們繼續討論這份合約的細節吧……」
余家昇開始顧左右而言他,希望閆器不要追問下去。因為連他自己也不清楚殷賞在搞甚麼......

好不容易開脫後,余家昇立即回到七樓。

「社長,你的湯呀!」Joyce受好姐離開前所託,特地留一碗湯給兄長。
「我待會喝。」余家昇一個箭步走到殷賞房門前。

叩叩。
「老總?」余家昇挑起眉向殷賞示意。
「喔,進來吧。」
「你應該知道我想問你什麼吧。」
「我不是很了解你而已,余先生。」看來殷賞越來越懂得如何調侃余家昇了。

余家昇無奈笑了笑:「那剛才那通電話是怎麼一回事?」
「呃……其實已解決了……」
「說實話,我也不是很了解你啊,殷小姐。」
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氣得殷賞咬牙切齒。

落敗的殷賞只好從實招來:「其實是好姐說想看燕雙飛表演,問我有沒有門票。」
「喔,據我所知那場粵劇表演的門票尚未分配,應該沒有問題啊。」

殷賞有點激動,下意識把身子傾前:「問題是燕雙飛和Linda同台演出嘛!如果好姐拿到門票去看,不就跟Linda碰面了?」

余家昇仍是一貫的冷靜,緊貼著椅背:「喔。所以你就在好姐面前假扮打電話給閆生,又假扮沒有門票……但其實姨媽見到Linda表演,沒什麼大不了啊。」

「喂!當初是你千叮萬囑要我不要把Linda的事告訴你家人啊!」
「當初是你把Linda的事告訴姨媽和Joyce的。」

一陣沉默。

余家昇自知他的話說得過分了,只好轉個話題:「你有沒有想過,好姐在閆生家中工作,如果她碰到閆生時再問一次,不就揭穿了嗎?」

「那當時情況危急嘛!只好拖得一時得一時。邪派高手果然是邪派高手,但凡這些詭計呀,瞞騙等行為,總有周詳的考慮和計劃。」
聽到殷賞突然詞鋒一轉,又對自己作出指控,余家昇有點不忿。但感覺到殷賞沒把剛才的話放在心上,又令他忍俊不禁。

「整天就在暗笑……如果真的像你所說,好姐問閆生取門票,那我們應怎麼辦?」
「順其自然囉。」
余家昇拋下這一句看似玄妙,其實講了等於沒講的答案後,離開了房間。

真搞不清楚這個余家昇在想什麼。

形 勢像是逆轉了,從前是余家昇想將所有事情保密,自己卻迫不得已介入。現在自己這麼渴望阻止好姐和Linda相遇,算是嘗試彌補以前的過錯,他卻變得毫不緊 張。一向謝絕家人得知感情事的余家昇,為什麼今次如此反常?難道想借這次「見家長」的機會,看看和Linda有沒有轉圜的餘地?如此一來,他的反應就合情 合理……

對於余家昇及Linda的關係,殷賞總覺得非常矛盾。她一方面大力鼓吹及教導余家昇如何與Linda維繫,暗地裡卻覺得他們不太 合襯。尤其是得知那條項鍊是余家昇特地送給自己後,她覺得余家昇其實不太在乎Linda。亦自從項鍊事件後,殷賞對余家昇開始感到有點異樣,起碼他們再不 單是同事,超出了公事上合作的關係。然而用朋友一詞又不太確切……

翌日早上,殷賞如常上班,在升降機按了七字鍵。在升降機門將要關上的一刻,又再次拉開。直覺告訴她,她會碰到此刻想要迴避的人。

「媳婦兒。」
「閆生?這麼湊巧啊?」關於壞事的直覺特別靈光。
「你昨天打給余家昇,又托余家昇找我,是為了粵劇門票的事吧?」
「你全知道了啊?!」殷賞難掩驚訝。
「呵呵,想要兩張門票,不用難為情啊。反正門票又未分配,你開口我又怎會拒絕呢?下午我拿門票給你吧。」
殷賞無話可說,只好苦笑。

又是抉擇的時候……

撇除主觀意願後,應該把門票給好姐嗎?讓好姐見到Linda真的是好事嗎?但裝作沒事發生,浪費兩張門票之餘,又違背了余家昇的主意……殷賞又真的可以全然放下私人感情去決定嗎?

升降機門「叮」的一聲,轉眼已到達七樓。突然殷賞的腦海也「叮」了一聲:直接問余家昇不就行了?

豈料社長的房間卻沒亮燈。殷賞才想起余家昇昨天告訴過她:「我整天也要出外見客,今天應該不回來了。」結果,這一天她的整副心思也離不開這個兩難的抉擇……

晚上,余家昇一身便裝,步進那間屬於他和殷賞的便利店。
「老總,特地打電話叫我下來,所為何事?」
殷賞揚起兩張門票:「真的讓你說中了。今天閆生托我拿門票給好姐。」
她續說:「碰巧你又不在公司,想與你商量也不行……」

余家昇開腔:「那你的決定是?」
殷賞嘗試解讀余家昇深不可測的眼神,但卻失敗了:「我想來想去,都是覺得由你決定比較好。」
「還是你根本不懂怎樣決定?」只見余家昇又掛上耐人尋味的招牌笑容。
「我決定由你決定。」殷賞說罷,就把門票塞進余家昇手裏,揚長而去。

余家昇來不及道別,仍呆呆地回味著剛才和殷賞兩手觸碰的一刻……

翌日,余家昇帶回一張門票給殷賞。
「姨媽說想你去看。」這一句一直在殷賞的耳邊縈迴著。

余家昇終究決定了──讓好姐和Linda相見。可能在一個月後的這場粵劇表演,正是余家昇跟Linda復合之時。自己應該替對方高興才對,但不知何故,她竟感到有點不是味兒……

不過,殷賞卻不知道余家昇的決定的真正含義……
==========================================================================
下一回: 「飛」常手段

1 則留言:

嘟子 提到...

DORAAMY我滿腦子問號了 -3-
你知道嘟子轉數有多龜速...ORZ

P.S. 超希望閆B仲會有機會戴黑粗框出場! X]